阳黔花: 向死而生的向阳花
【作者】宣传部    【来源】本站来源  【日期】2019年02月26日 20:52  【点击】[]

 

人物名片: 阳黔花, 女, 土家族, 1971年生, 贵州省沿河县人, 教授 (三级) , 硕士生导师,贵州师范大学历史与政治学院院长, 贵州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学术带头人, 贵州省社会工作协会副会长, 中华全国美育学会会员, 贵州省哲学学会会员。

 

辛苦耕耘二十载, 从默默奉献的教师到主政一方的学院院长, 阳黔花始终保持着积极向上的姿态和甘于奉献的精神。在她的努力下, 政治学一级学科博士点 “花落” 贵州师范大学。她是领导眼中的 “女强人” , 学生口中的 “阳妈妈” , 而今, 年仅47岁的她因患癌症永远地离开了她热爱的这片土地。

有一种遗憾叫 “与黔花的最后一次”

10月7日, 秋天的天空阴沉沉的, 毛毛细雨带着刺骨的寒意, 宝山校区的法国梧桐和思雅路的香樟都显得格外得凄凉, 仿佛在低吟着生命最后的挽歌。

2018年4月26日早上7:18, 校党委组织部部长彭洁收到阳黔花的微信:

彭姐姐:我现在在公租房, 本来想着参加今天一天的学习, 但昨天刚刚换的中药, 晚上奇痒难耐, 几乎一夜未眠, 而且包着中药味道很大, 故只能向你请假了, 实在抱歉啊!

黔花

“没想到, 这竟然成为黔花留给我的最后一次微信” 彭洁哀痛地说, 寥寥数语的诀别, 成为了一个遗憾。“在她去世前一个多小时, 我曾电话咨询院领导, 表达要去看望阳院长的意思, 但被告知暂时不适合, 所以非常遗憾, 未能在她生病期间前去看望。 ” 思想政治教育系系主任陈群与阳黔花相识三年, 在他的印象中, 阳黔花一直是一位温文尔雅、 做事干练的女性。

有一种家庭叫 “携手同行”“这朵小花, 在我们家, 叫阳黔花, 这个家里, 永远有她!谈恋爱时, 路边见到小花,不知花的名称, 于是就命名为 ‘阳黔花’ 。过生日时, 女儿给妈妈画了小花, 从此微信头像不再变化。 ” 这是阳黔花家人在她离开之后, 深情写下的一段话。在采访过程中, 多位与阳黔花共事的同事都表示, 在她患病期间, 仍坚持带病照顾生病的母亲。

“我有一次去医院看黔花的母亲, 一走进病房, 我就看见黔花累得趴在母亲床前睡着了, 穿着单薄, 她都忘了自己也是个病人,也是需要被人照顾的!她每天穿梭于医院、学校、 家, 一个正常人都难以坚持了, 何况她还……同样身为病人, 她没有一天因为自己生病而忘记对母亲的孝道! ” 历史与政治学院党委书记杨芳动容地说道。

有一种感情叫 “我心中的阳妈妈”

“阳老师走了, 我的心也空了。 ” 2012级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的学生张剑听闻恩师噩耗, 悲痛不已。他一直记得: 傍晚的传达室, 在昏暗的灯光下阳老师耐心地给他讲解论文的问题, 从段落安排、 字句表述, 甚至到标点符号。张剑回忆道, 当时他噗嗤地笑了出来, 心里觉得阳老师为何如此的迂腐, 把学术论文讲成小学语法课了。直到后来, 他才慢慢懂得老师这么做的真正含义: 一丝不苟地为学生尽责!

从 《苏菲的世界》 到李泽厚的 《美学四讲》 , 从朱光潜的 《谈美学》 到 《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 从《哲学的贫困》到《反杜林论》 ……阳老师生动精彩的讲述, 如今再也听不到了。一入阳家门, 终身阳家人, 2017级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专业研究生王平说:“做阳老师的学生, 是我莫大的幸运和自豪!阳老师生病住院, 我们都是不知情的,因为她怕我们从花溪赶到贵阳舟车劳顿坐公交车太累; 怕我们知道她生病会买东西去看她, 她不想学生们破费, 她太为学生着想,她太让学生敬佩!她经常叮嘱我们 ‘快点写论文, 写完了就赶紧打印出来, 拿过来我看看, 别到后面我病重了看不了’ ” 。王平回忆道。阳黔花总是这样 “唠叨” 地嘱咐她的学生们。平日里, 她和蔼可亲, 没有一点架子,学生们在私底下总是亲切地喊她 “阳妈妈” 。“我记得研二的第一学期老师给我们上《专业英语》 课时, 她因脚骨折了, 行动很不方便, 那节课她是站着上的, 她讲得很认真,额头上都是汗, 偶尔用纸巾擦拭下……” 王平想起与阳老师的点滴总会感慨道: “这声‘阳妈妈’ , 她实至名归。她是我见过最有责任感的女人, 是我人生的良师益友。 ”“八年抗争病魔, 未辍学习工作。 ” 2008级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研究生岳红玲红着眼眶告诉记者, 阳老师十分敬业, 发现患癌症后她照常上班。癌症手术后需要化疗, 她常常是先到学院办公室去, 高效地处理完手头的工作后悄悄地去医院。有一天我去办公室找她, 她小声地对我说: “我等会要去做化疗! ” 她那小孩子一样轻松微笑的神情仿佛想告诉我, 她患的是像感冒一样的小病,不是癌症, 无须担心。“阳老师对学生的关心如涓涓细流, 滋润心田。1996年的元旦, 当她知道我们几个同学喜欢音乐, 她就想方设法地弄到几张贵阳市新春音乐会的票, 让我们这些来自乡村的同学感受交响乐的魅力。 ” 阳黔花当班主任的第一届学生一边说, 一边湿了眼眶。

有一种格局叫 “大局意识”

“阳院长做事认真, 大事小事两手抓, 两手都抓得细。 ” 在搭档历史与政治学院副院长蒲文彬的眼中, 阳黔花巾帼不让须眉, 心思细腻, 与此同时她还有一股冲在前面的精神和勇气。从2015年本科审核评估、 2016年的硕士点的评估, 再到2017年博士点冲刺, 阳黔花从战略指导到战术安排, 都亲自过问悉心指导, 终使评估和申博顺利过关。在学院同事的眼中, 阳黔花具有大局意识,在绩效分配中, 她主动与有意见的老师一个个交流沟通。陈群说道: “阳院长是一位善于听取他人意见的好领导, 我在白云校区上课时, 正好她也在, 她问我有没有什么想法,我说要是能建立哲学系该多好。阳院长听罢马上主动问我的想法计划, 让我写哲学学科在全国高校及其师范类院校的分布情况。第二天晚上又亲自修改并请朱健华老师协助提出修改意见, 并建议我, 你是哲学专业博士, 更专业, 有些地方可独立思考修改完善。又过一天, 又让我撰写哲学系成立的可行性报告, 并将这方案认真修改。 ” 虽然最终哲学系没有被优先考虑, 但陈群和同事们并不觉得遗憾, “阳院长在选择政治学之后, 主动找我, 给我讲明为什么优先选政治学原因。 ” 当回忆起与阳院长讨论建立哲学系的事, 陈群再次感叹起阳院长的格局和胸怀。

有一种惋惜叫 “天妒英才”

“上大学时, 她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有文艺活动她也会积极地参加。 ” 在大学同窗好友李红军的心中, 阳黔花是一个标准的 “学霸” 。在学院, 她时刻以学者的身份严格要求自己, 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潜心学术研究, 治学严谨, 并且收获颇丰。她曾主持完成了多项省部级和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此外, 她还鼓励并督促学院的老师们积极申报各种项目和课题, 并尽可能地为老师们营造良好的科研氛围和环境。在她和其他学院领导班子成员的共同带领下, 历史与政治学院无论教学还是科研, 均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

研究生院院长梁虹说: “听闻阳院长去世的消息后, 我心里很难过, 她的去世是我校在学科建设上的重大损失。 ” 阳黔花是我校学科建设上的引导者和建设者之一, 对于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政治学两门学科的博士点申报, 她都做出了重大贡献。除此之外,在工作管理方面, 阳黔花的领导能力也十分出色, 即使是生病期间, 她仍然领导和团结学院师生完成了政治学博士点申报工作, 循序渐进地推师范专业认证两项重点工作, 并很好地完成了其他各项常规工作。

工作亲力亲为的阳黔花收获了好人缘,她有一个 “空中飞人” 的外号, 历史与政治学院政治学办公室主任杜进文这样评价她: 在我院申博期间阳院长几乎是每隔一天就要出一趟差。她是一位始终把工作放在首位的好院长, 过年给老师们一一发节日祝福、自己开车去贵州大学把外教朋友接来学校来帮助学生们提高英语水平、 无私地与学生分享自己的美学上课素材…… “我以前以为, 因我与阳院长是同乡她才对我好, 后来才知道, 原来对她对每个教职工都那么好。 ”杜进文说。“第一次见到阳院长, 她就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深藏内心的一个困惑至今才有了答案。 ” 副校长杨胜天回忆道, 2017年底, 贵州师范大学历史与政治学院党委书记杨芳、 院长阳黔花陪同韩卉书记来到北京进行学术交流时, 他就注意到一个令他困惑的现象:历史与政治学院的书记、 院长居然都是女干部!这种搭配模式在全国高校都是很少见的, 能干得好吗?

2018年初, 杨胜天挂职贵州师范大学副校长后, 来到历史与政治学院开展调研活动。调研会上, 阳黔花外秀内刚的性格, 又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交流时, 阳黔花温声细语, 慢条斯理, 但语言思维缜密, 处理果决。“调研会上, 我跟杨芳书记及阳黔花院长交流了很多问题。很想向她们请教一直深藏内心的困惑, 但好几次话到嘴边了, 又硬生生地咽回去了。 ” 杨胜天说。

2018年3月, 政治学一级学科博士点“花落” 贵州师范大学, 杨胜天对于阳黔花院长的领导能力有了更深的认识。 “政治学博士点获批, 除了跟学院多年来的学术积淀有关外, 也与学院领导人的办事能力有很大关系。 ” 杨胜天说, 阳黔花遇事不推诿, 敢担当;与兄弟部门同事讨论事情时, 有时候也据理力争, 但却能做到不伤 “情面” 。 “10月7日,阳黔花临终前, 除了见家人, 她最想见的是杨芳书记等学院同事, 牵挂的依旧是学院的工作。 ” 杨胜天说, 一直深藏内心的困惑至今才有了答案。“理性、 自律、 担当! ” 这是杨胜天对阳黔花的评价, 也是阳黔花内化为潜意识的生活工作习惯, 这自然而然会赢得同事、 朋友的理解与尊重。这种优良的品格, 也值得我们每位同事、 每位党员干部学习。

10月9日, 历史与政治学院送来报账单, 看到账单上阳黔花的签字时, 杨胜天举笔签署同意。“黔地沿河一枝花, 贵阳绽放吐芳华。无奈秋风夺人去, 唯留清香满万家” , 愿天堂再无病痛袭扰。这朵 “倔强” 之花, 这位好老师、 好院长留给我们的珍贵记忆, 就像向阳花, 温暖人间。

后记

做完这个采访, 记者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采访过程中, 多位老师和学生说的 “阳院长什么都好, 就是身体不好” 这句话一直在耳边回荡。阳黔花老师虽然离开了我们,但她的音容笑貌, 一举一动, 她对工作、 对学生、 对家庭的热爱与付出的精神, 是我们难以忘怀的。谨以此文, 献给贵州师范大学的向阳花——阳黔花。

 


【责任编辑】张皓

关闭